合理应用“同志式”谈话室 深入开展“同志式”审查调查

——如何合理利用“同志式”谈话室开展谈话初探

作者:刘涛     来源:市纪委监委案件监督管理室     发布时间:2020-01-08    浏览次数:

使用Ctrl+M可保存网页为图片

深入开展“同志式”审查调查是贯彻“惩前毖后、治病救人”方针,在深入细致的思想政治工作中体现严管厚爱,从源头上防范化解审查调查风险的重要举措。“同志式”谈话室是开展“同志式”谈话的“主阵地”,是防范安全风险的基础保障,通过营造平等、严肃的谈话氛围,能彰显组织关爱,达到教育、转化和挽救的目的。目前,全市纪检监察机关已建成“同志式”谈话室306间,正在建设46间,计划建设54间,已使用“同志式”谈话室开展谈话1217人次,谈话成功率达81.7%。结合工作实践,笔者就如何合理利用“同志式”谈话室开展谈话,实现谈话成功率最大化,进行了探索研究,为推动我市审查调查工作高质量发展提供参考。

一、切实转变单纯办案思想,积极开展“同志式”审查调查

2018年以来,省纪委监委在全省范围内开展“同志式”谈话,积极推动“同志式”谈话室建设,就是把“教育人、挽救人”作为开展审查调查工作的根本目的,也是全省各级纪检监察干部践行“两个维护”、坚守审查调查“初心”的基本要求。纪检监察机关应该把坚持“同志式”审查调查、坚持“教育人、挽救人”的理念贯穿到执纪监督审查调查全过程,落实到具体的审查调查谈话中就是要做实做细思想政治工作。每一名纪检监察干部都应该从思想根源、内心深处转变过去把查办多少案件和惩处多少干部当成目的,将审查调查对象无论事实情节如何都一律放在对立面,而是应该把每一位犯错误的同志放在信任平等的位置来对待,通过耐心细致的思想教育、政策感召让他们客观正确的认识错误、改正错误,诚恳自觉接受党纪政务处分和法律惩处。

二、合理设置“同志式”谈话室,实现执纪审查由宽到严逐渐深入

“同志式”谈话室是新时代、新形势下纪检监察机关充分合理运用监督执纪“四种形态”的有效载体,在“同志式”谈话室设置的过程中也应当在谈话地点设置、谈话室布局等细节上花心思、讲技巧,通过合理设置“同志式”谈话室,让每一位谈话对象从内心感觉到执纪监督审查调查的过程也是由关心关怀逐步到惩处惩戒的渐进过程。除符合基本设置的要求外,我们将“同志式”谈话室归纳设置为四个层次:

第一个层次,主要体现“关怀关爱”。谈话室内整体为暖色调,面对面摆放沙发、茶桌、茶水柜和记录桌,墙面贴警示提醒标语,常用于开展谈心谈话、提醒和回访谈话,突出“温暖”、体现“关怀”。

第二个层次,主要体现“平等互信”。谈话室内整体为暖色调,设置三角谈话桌椅,配茶水柜,墙面贴警示提醒标语,常用于开展监督检查中的常规谈话、约谈、案件审理谈话、询问证人及配合协助调查人员的谈话,突出“平等互信”,体现“互相尊重”。

第三个层次,主要体现“庄严庄重”。谈话室内整体为黑白色调,设面对面谈话桌椅,墙面悬挂党旗、入党誓词及警示标语,常用于问责、诫勉、询问重要证人和构成党政纪轻处分审查对象的谈话,突出“严管就是厚爱”,突出警示教育、挽救转化。

第四个层次,主要体现“严管严肃”,即“标准谈话室”。谈话室内为冷色调,严格按照规范要求进行设置,常用于开展“走读式”谈话,与构成严重违纪违法的审查调查对象、重要涉案人员开展的谈话,突出“高压震慑”,体现“同志式”审查调查。

三、合理选择“同志式”谈话室适用情形,提高谈话成功率

纪检监察机关开展执纪监督问责、监督调查处置工作过程中需要开展的谈话主要集中在预防提醒、警示教育、日常监督、提醒诫勉、案件审理、约谈问责、回访关怀等多个方面,其中“第一、二种形态”占大多数,也有部分审查调查谈话和询问证人谈话可以利用“同志式”谈话室开展。主要用途及适用情形可归纳为以下五大类:

第一类:注重预防提醒,适用于对新任职、调整、重用的干部开展任前廉政谈话,对核心岗位、廉政风险较高的岗位进行经常性预防提醒谈话,在关键时间节点对党员干部进行廉政提醒,对临时承担重要任务的干部进行廉政风险防范教育,旨在“防范于未然”,增强党员干部的规矩意识、自律意识,提升廉洁自律、履职尽责的自觉性和主动性。

第二类:注重警示教育,适用于谈话函询中采取谈话方式进行处置或是函询后仍需要本人进行说明的谈话,经初核后够不到党纪政务处分拟采取组织措施中批评教育、提醒谈话、诫勉谈话等处理方式开展的谈话,开展民主测评中结果较差或末尾、日常工作中群众反映意见较多的干部进行警示教育的谈话,旨在“红脸出汗、抓早抓小”,督促党员干部正视问题,及时认错纠错,主动向组织澄清或说明情况,自觉接受组织处理。

第三类:注重尽责履职,适用于党委(党组)、纪委监委履行“两个责任”不力造成不良影响,日常工作监督检查中发现党员干部履职尽责不力、工作存在偏差,按照《中共共产党问责条例》规定需要给予约谈、问责的谈话,旨在“鞭策督促、倒逼责任”,迫使党员干部能够正确、规范履行自身岗位职责,深耕“责任田”。

第四类:注重思想转化,适用于初核、立案阶段与构成轻微违纪的审查调查调查对象进行谈话,与协助审查调查人员谈话以及询问证人的谈话。旨在“查明事实、教育挽救”,通过思想政治工作促使审查调查对象深刻反省、主动交待问题,敦促涉案人员、协助审查调查人员及证人积极主动配合、还原事实以及提供证据。

第五类:注重组织关怀,适用于开展案件审理谈话,进行违纪事实见面谈话,对受到党纪政务处分、问责处理的党员干部开展回访关怀的谈话。旨在“轻思想包袱、助精神动力”,通过审理和回访谈话进一步核实错误事实,保障党员干部民主权益,教育引导党员干部深刻反思、汲取教训,化“包袱”为“动力”,增进干事创业的信心和勇气。

四、做实做细基础工作,为开展“同志式”审查调查奠定安全基础

一要严格规范“同志式”谈话场所管理。要切实做到程序合规,有案可查,为谈话室的合理、规范、有效使用及审查调查工作顺利开展奠定基础。要规范谈话审批工作程序,审查调查人员应当提前填写《使用谈话措施呈批表》《使用“同志式”谈话室审批单》,按程序报批后在“同志式”谈话室进行谈话。要加强谈话过程监管,谈话场所管理人员应当对谈话的事由、谈话人员、谈话对象基本情况、谈话时间、地点等基本信息进行登记备案,对谈话过程中审查调查人员的不当行为及时制止。要及时完善谈话后续工作,审查调查人员在谈话室使用完毕后,应当告知谈话室管理人员,及时做好室内清理、关闭同步录音录像设备及其他设施设备,确保室内无安全隐患。

二要合理选择谈话人员,确定主谈人员。原则上对同级党委管理的正职领导干部进行谈话的,应当由纪检监察机关主要负责人或者承办部门协管、分管领导进行,由承办部门主要负责人进行记录;对同级党委管理的副职领导干部进行谈话的,应当由承办部门协管、分管领导或承办部门主要负责人进行,可以由被谈话人所在党委(党组)或者纪委监委(纪检监察组)主要负责人陪同;对其他人员进行谈话的,应当由承办部门主要负责人或审查调查人员进行,经批准也可以委托被谈话人所在党委(党组)或者纪委监委(纪检监察组)主要负责人进行谈话。

三要有针对性的提前拟定谈话方案。常言道“不打无准备之仗,知己知彼方能百战不殆”,在谈话前,谈话人员应当根据谈话对象基本情况、谈话适用情形、谈话室使用选择的不同,有针对性的制定谈话方案,列出谈话提纲。事先对谈话对象基本情况进行摸底,及时掌握谈话对象身体、心理、性格、家庭等情况,特别是有无重大疾病、家庭变故等信息。谈话人员应当摒弃“跟着感觉走”、“谈话走过场”、“例行公事”等思想,在开展谈话前做细准备工作。

四要扎实做好谈话过程中的安全防范。开展谈话的过程好比战场上的博弈,场上的形势瞬息万变,特别是有些审查调查对象思想、情绪、秉性看似正常,但个别潜在的隐性特征往往会因为一些敏感言辞一触即发,因此安全风险始终如影随形。这就需要谈话人员在开展谈话的过程中,合理控制谈话节奏,掌握主动权,随时做好谈话对象和自身的安全防范,杜绝将一些不安全的物品带入谈话室,对谈话对象的随身物品进行暂存,始终让谈话对象处于可控范围之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