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大明1566》之海瑞

作者:乔少波     来源:市纪委监委信访室     发布时间:2019-08-01    浏览次数:

使用Ctrl+M可保存网页为图片

余,故秦河南地佳州人,由乡亭小吏历十年累迁至榆绥府(今榆林市)巡守道属吏,自观历史剧《大明1566》后,对海瑞其人其事内心良感颇多,特此撰文以舒。

瑞,字汝贤,号刚峰,海南琼山人,四十不第,以举人身,着黄鹂绿袍,偏居琼崖,守数亩稻田,奉高堂于榻下,育桑梓子弟于庭前。其时,遇上官无礼而过,两侧官员惶惶而跪,其自挺立不屈,其状若笔架,时人谓之“海笔架”,于是直名闻于中枢,晓于天下。

嘉靖中,天降四灾而民用贫,四夷不服而国库空,君王怒而心焦,百官愤而无策。“二严”秉国,侵公帑以利其私,谋家财而饰之以国,出而献计“改稻为桑、海外通商”,充国库以解君父愁、决九堤以贱小民生,朝中中正之士忧而荐瑞,遂布衣轻舟报必死之志而赴任淳安。

瑞任事以民为本,阻改桑、抑兼并、平民怨、活百姓、斗官商、抗污吏,百姓赞而上官忌,急言瑞之廉能,荐任户部。逢京畿大荒,饿殍千里,浮尸塞路,哀鸿遍野,民生之太艰,而县令妄言以制牧民,推诿避责,巧言令色,不顾民之死生。瑞视而痛恸于心,悲愤而上《治安疏》,天子耻己所为而怒,猜疑百官,群臣瑟瑟,而刚峰不退,天下尽言“海笔架”之气节。然帝虽贪却不昏,百官惧却不屈,入诏狱而得生,遇帝崩而得赦,病死于南京吏部右侍郎任上。

呜呼,千古仁义忠智勇直之臣,唯海刚峰是也。

为子孝曰仁,为夫柔曰仁,为父慈曰仁,为官爱民而勤政谓之曰仁!刚峰侍母,四十年嘘寒问暖,遇母病,亲尝汤药,宵衣旰食,亲而孝;与妻,举案齐眉,相敬如宾,爱而柔,虽因直言而累死妻子,然终无愧大丈夫;与女,怀抱亲昵,咯咯而乐,遇天夺宝珠,痛彻心扉,野史传闻,实夏虫不可语冬雪,禽兽不可以明德;爱民、勤政不需表,死后,民奔走相告,百业俱歇,哀声于道,送葬着,延绵逶迤达百里足以为证。

慎友而贵交谓之曰义,虽以身犯险而不累同道谓之曰义。瑞,性非孤傲,然朋友甚寡,皆因道不同不友,德不德不友,志同而道合,临渊处危,不敢称友,恐因己病友。

为官不唯上意,不畏上威,而为上德,谓之曰:忠。“上德不德,是以有德”,君王以百姓之心为德,刚峰所为时时以社稷千秋为其志,以民心向背为己任,此为君王德也,故谓之忠。

瑞惩贪墨抗权贵,治官商活百姓,百巧千机,其不可谓不智;上奏疏言天下之弊,洞悉远瞩,不可谓不明;靠万民,依大义,虽身死家破,矢志不该,初心不灭,任事为民,不可谓不勇;受惠与徐子升、谭子理、胡汝贞等要员,得力于王润连、高翰文等干臣,然与徐、谭、胡之错不遮蔽,于王、高等所求不徇私;虽知赵贞吉之官威而不怵,“二严”权势而不俱,天子好权多疑而直言陈弊,触逆鳞而不悔,敢不称其为直呼?

“见贤思齐,见不贤而内自省”,余观后,惟有以前人为师,勇于任事,敢于担当,不忘初心,为民谋国,则不愧于党国之教诲,不愧于所食之俸禄,不愧于民之所盼,方可心安而意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