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唐公务员元载的“火箭”升迁之路

作者:刘冲     来源:秦风网     发布时间:2019-08-30    浏览次数:

使用Ctrl+M可保存网页为图片

元载在唐代宗年间当了十五年宰相。从草根出身的元载一路爬升到宰相位置,本可以做个励志人物,却尸位素餐,毫无建树,作了一个有名的贪官。元载也是历史上最奇葩的贪官之一,抄家时抄出64吨胡椒粉。

元载出生在陕西凤翔府岐山县一户贫寒之家。幼年丧父,三岁时母亲带着他嫁了一个员外官,名叫元景升,元载从此改姓为元。这个员外官就是没编制的临时工,也是个“不治理产业”的主,长年不着家,元载和母亲的生活依旧十分窘迫,吃了上顿没下顿。

饱受疾苦的寒门子弟元载从小就显示出与众不同的品格,立志出人头地,考取功名,改变命运。少年元载天生聪慧,勤奋刻苦,嗜好学习,爱写文章,小小年纪便才华横溢,而且精通道学,名气远扬。

命运总是喜欢作弄卑微之人。元载徒步百里去参加乡试,考了多次,每次都是差一点考上。但他不抛弃不放弃,本着对功名的执着,一副不及第不罢休的势头。

好在元载17岁那年,唐玄宗即位后在全国推广道教,朝廷定向招考精通道学之人,通过考核的人不用参加科举可直接入朝为官。机会终于来了,元载考中进士,随后被任命为邠州新平(彬县)县尉,相当于一个县的公安局长。元载从此踏入仕途。

元载的理想不只是端上铁饭碗,填饱肚子,他极度渴望成功,尊官厚禄高居人上是他追求的终极目标。

在这样的功利心理驱使下,他变得圆滑世故,善于察言观色,不仅事办的漂亮,待人接物也谦和有礼。

机会不一定留给有准备的人,但有准备的人一定不放过机会。元载被监察御史韦镒去贵州出差时抽调了一段时间,因办事得力,不久被推荐调任大理寺评事,当上了最高法的助理法官。没几天,东都洛阳留守苗晋卿又抽调元载辅理政务,这次挂职锻炼归来,元载升任大理寺司直,相当于一名高级法官。

这时的元载才学显露,春风得意。在同行看来,元载从一介草根凭本事混到县级干部,也是祖上冒青烟了。

元载并不这么想。正值壮年的他,不甘心一辈子窝在大理寺。但他同时也发现,在大唐的官场上,光靠自己的努力明显是不行的。老天好像给他的仕途按下了暂停键,想往上爬,再怎么努力,都比登天还难。

不愿服输的元载为自己的前程进行了谋划。

吃着朝廷的俸禄,元载家里却经常穷的无米下锅,他把一部分工资用来买最贵的香给自己的衣服熏上贵族的味道,就为了和达官贵人身上有一样的味道,他坚信味相投则易接近。剩下的银子根本不够在国际大都市长安城买房,全部用来投资情报,买通各府丫鬟下人了解朝廷大员嗜好。

李林甫喜欢读李白的诗,杨国忠喜欢喝年份汾酒,李辅国老婆竟然也姓元……

元载相信,这些情报都是宝,终有大用。但这些朝廷大员离自己实在太远了,当前要做的,是怎么去接近他们。而实现这个目标,最快捷的方式,就是攀附权贵。于是,他开始物色高官的女儿,寄希望于通过婚姻来改变自己的阶层。

他一开始的目标,是找一个五品以上大员的女儿。令人跌破眼球的是,寒门出身的元载,竟然娶了王韫秀为妻。

王韫秀是河东节度使王忠嗣之女。王忠嗣是唐玄宗时著名战神,长年镇守边疆,手握重兵,和太子李亨亲如兄弟。

官二代王韫秀彪悍泼辣,整日里男装打扮在长安城中斗鸡遛狗,偏偏在长安西郊偶遇了大理寺评事元载。接下来的情节,元载脑子里预演过很多遍了。

王忠嗣一眼就看穿了狡猾的元载想借着自己的女儿求富贵的野心。但王韫秀不顾家人阻挠,毅然嫁给了元载。

虽然饱受刚直的王忠嗣一家鄙视,但元载意图得逞。因安史之乱避居江南,大将军女婿头衔让他备受尊崇,去避难还被表举为江东采访副使,是以考察调研之名。后改任洪州刺使。回长安后,唐肃宗李亨对拜把兄弟的女婿也挺器重,元载火箭般升迁为度支郎中、领江淮转运使、加御史中丞。

安史之乱后,李辅国登上了大唐政治舞台的中心。

李辅国本是太子李亨的随身太监。安史之乱,他诛杀杨国忠,拥立李亨当皇帝。第一功臣李辅国成为太子家令、判元帅府行军司马,掌握兵权,权倾朝野。

太监李辅国一本正经的娶了一个姓元的老婆。凭借早前情报工作基础,元载没费多大功夫,就和太监老婆扯搭成了亲戚关系,成功打入李辅国的政治和生活圈子。

善于经营关系的元载和李辅国关系极好,在李辅国的帮助提挈下,仕途上一路飙升,到唐代宗李豫执政时,升任中书侍郎、同平章事,加集贤殿大学士、银青光禄大夫,封爵许昌县子。宰相元载爬到了大唐政治金字塔顶端。

他的靠山李辅国却走到了末路。李辅国以拥立唐代宗有功,加之手握禁军兵权,不把皇帝放在眼里,狂妄地对李豫说:大家但内里坐,外事听老奴处置。意思是皇上你就负责吃喝玩乐,大唐的事我来处理。

唐代宗当然不干,很快处理掉了李辅国。

元载并未受到牵连,因为他早就看穿了李辅国的结局,在李辅国作死的过程中,他头脑很清醒,果断站在皇上这边,行为处事向唐代宗靠拢,并因协助铲除李辅国有功,反而得到了唐代宗的恩宠,将判元帅府行军司马一职赏给了元载。

最大的靠山倒掉,元载一门心思钻营讨好唐代宗李豫。他用重金买通了宦官董秀和中书主事卓英倩等皇帝身边的贴身人物。皇帝的一举一动,全掌握在他手中。知道唐代宗有了厌恶宦官鱼朝恩的想法,元载感到自己最大的机会来了,决心豪赌一把。

鱼朝恩同样因为拥立有功而得到唐肃宗的宠信,掌握了神策军。唐肃宗死后,唐代宗进封他为郑国公,更加气焰嚣张,不断铲除异己,经常公开侮辱满朝文武,并公然在朝廷上叫嚣:天下事有能离得了我的吗?

元载冒险密奏唐代宗,历数其种种违法行为,建议唐代宗立即将其除掉。唐代宗心存忌惮,犹豫不决。元载拍胸脯保证:只需两个月,我定能除掉鱼朝恩及其党羽!

元载在两个月时间内成功瓦解了鱼朝恩一党,并在唐代宗大历五年寒食节,设计除掉了鱼朝恩。

自此,元载的权势达到顶峰。雄伟的长安城上,元载笑看万家灯火,把酒赏月,想起了那个徒步赶考的少年。

眼看他起高楼,眼看他宴宾客,眼看他楼塌了。元载亲眼目睹靠山李辅国、政敌鱼朝恩的下场,理应引以为戒,对照警醒自己。然而,元载爬到了权力的顶峰后,头脑膨胀,为所欲为,又走起了李辅国和鱼朝恩的老路,甚至有过之而无不及。

靠攀附关系起家的元载最擅长结党营私,他开始经营自己的“元氏山头”。大量和年轻元载一样的年轻人通过拉关系、送钱送物攀附元载,当时京师和地方的重要官职多由“元氏集团”把控,正直忠良之士入仕无门,大唐之基础栋梁被势利小人一点点侵蚀。

元载利用手中权力不择手段地疯狂卖官敛财,家里金银珠宝堆积成山,大肆侵占土地,修建了大宁、安仁、长寿三处园林大宅,雇佣婢女一百多名,极其奢侈。

独霸朝纲,欺君罔上,甚至偷看密旨,元载僭越程度更甚李辅国和鱼朝恩。唐代宗多次单独召见元载予以告诫提醒,希望他能有所收敛。天欲使其灭亡,必先使其疯狂,元载把皇帝的话当耳边风,依然我行我素。

元载毫不收敛的行为终于引起了李豫的强烈憎恶,大历十二年,元载终于走到了自己的生命尽头。抄没的房产大宅和金银珠宝无数,富可敌国,还抄出西域进贡的800担胡椒粉,堆满了大理寺的一个院子,足够长安城百万市民吃半辈子了。

读史可以明鉴。元载是一本为官做事的反面教材,它告诉人们,靠攀附关系、依仗“贵人”绝对不可能长久,只有脚踏实地才能行稳致远,勤政廉洁才是唯一“护身符”。

上一篇:确保主题教育高质量有实效
下一篇:没有了